Global site

ABB's website uses cookies. By staying her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Learn more

是神話,還是契機

中國的「一帶一路」策略讓幾年前由日本軟銀創辦人孫正義提出的「亞洲超級電網」構想,重新搬上台面。然而泛亞洲電網的互聯相通,究竟是一場神話還是產業契機?台灣推動再生能源,有「陽光屋頂百萬座」與「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近期亦有政策加碼,激勵產業投入。台灣綠能產業是否已漸漸脫離本夢比,來到本益比的競賽。


自福島核災之後,日本與德國都加速了再生能源產業發展的腳步。北海鄰國也不讓德國專美於前,一個個離岸風場順利商轉,陸續將海上風電併入電網。又或者是連接英國風電與挪威水力電厰的北海連線(North Sea Network, NSN)計畫,讓兩國的再生能源可更有效的利用,同時也為歐洲再生能源市場的整合再進一城。 

亞洲再生能源發展相較於歐洲,顯得牛步許多。然而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策略之後,不僅激勵了亞洲基礎建設市場與再生能源發展,也令區域電網整合的議題重新炒熱。對台灣來說,此時適逢全球經濟趨緩而產業正積極找尋出路的當口,再生能源是否可能從刺激企業股價的議題,轉變成下一個十年的金雞母?

全球經濟趨緩,產業那兒去

全球經濟受到已開發國家復甦弱於預期與新興國家成長趨緩的兩大力量箝制,而顯露疲態,停滯不前。根據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七月的季度報告,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從原本的3.5%下調至3.3%,是金融危機以來最低迷的表現。而世界的成長引擎-中國,其經濟成長率從去年的7.4%下跌至今年的6.8%,甚至預估明年會再放緩至6.3%,屆時對亞洲及全球都將有一定程度的外溢影響。

再看出口佔總體經濟約六成的台灣,受全球景氣與國際局勢影響甚劇,包括iPhone 6S的銷售狀況、中國紅色供應鏈的佈局、美國聯準會暫緩升息等,都牽動台灣景氣燈號的顏色。十月初,主計處坦言今年GDP要「保一」有難度,相較第二季GDP慘跌至0.64%,第三季GDP很可能是負成長。由於八月出口、外銷訂單與工業生產的衰退幅度都較七月時更擴大,目前預估九月也難有大幅回升的樂觀景象。 

因此從第二季GDP數字公佈後,各界紛紛為台灣經濟把脈,診斷病因,大致可彙整如以下三點:投資不足、產業集中、國際斷鏈。 

主計處統計,1991年至1995年間,國內投資毛額佔國民所得毛額(GNI)的27.23%,2000年之後呈現下滑趨勢,到2014年只剩21.3%。投資不足,顯示產業升級與孕育新產業的動能越弱,間接影響出口競爭力,形成新興產業長不大的現象。眾所皆知,半導體與電子業是支撐台灣經濟發展的兩根大柱子,近年來更有台灣只剩「蘋果光」的說法,反應台灣經濟過度集中於單一客戶與單一產業。當中國紅色供應鏈興起,逐漸搶食原有的這塊大餅時,遂指台灣舊有的製造代工模式已出現被突擊的裂痕。此外,當中國、東協、日本、韓國、新加坡積極向海外尋求經貿合作的時候,台灣與國際的連結度卻顯得不足。弔詭的是從拎著一卡皮箱走天下的四、五零年代起,「走出去」一直是內需有限的台灣所推行的成長策略。

產業要轉型,要升級,要向外走,都不是初聞的藥方,問題是,這艘產業大船要開向何方?

海風與陽光下的一席之地

台灣是自產能源匱乏的海島型國家,依經濟部能源統計年報:2014年有98%的能源仰賴進口,近年來進口能源資金總額約佔GDP的13-15%,平均每人負擔8.8萬元/人年,且未來有逐漸上漲的趨勢。穩定可靠的能源供給,不僅支持產業發展,更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因此建構「自主」且「多元」的電力來源以分散風險,向來是台灣能源政策難以忽略不談的重要項目。 

從電力供給結構來看,2014年總毛發電量為260,026.7百萬度,較前年增加3.04%,其中火力發電佔78.7%,核電佔16.3%,慣常水力、地熱、太陽能、風力、生質能與廢棄物等再生能源電力佔3.8%,如果只看太陽能與風電,則不到1%。但從成長率來看,再生能源較前年成長3.3%,太陽光電則有63%的跳躍性突破。換言之,再生能源發電可謂是一個未飽和且持續成長的市場。 

近日經濟部為刺激投資,宣佈擴大再生能源推廣目標。總目標自13,750MW增加至17,250MW,其中太陽光電預計於2030年達到累積裝置容量8,700MW,離岸風電達4,000MW。為加速離岸風電的開展,政府也已公告西部沿岸36處區塊開放申設,並宣示未來一至兩年內將完成政策環評,預估於2020年可促進投資880億元,引起國內不少業者躍躍欲試。如東元及中鋼組成新能風電,已在台中港附近進行機組驗證測試,此外台電、台汽電、英華威、海洋(上緯)等也都紛紛動了起來,最快明年可啟用台灣第一座海上風機。據統計,一座海上風機一年滿載發電可提供1,500萬度電,以一個家庭月均用電330-400度電來算,約可供應3,750個家戶用電。 

國內太陽光電的累積裝置容量在2014年也創下新高,達到620MW,較前年成長58%。隨著政府政策的再放寬,將北部與南部「分開競標」,且實施50kW以下屋頂型太陽能系統免收俗稱線路補助費的併網工程費,將可望於明年再衝高裝置容量。然而,這些都不足以支撐一個產業的蓬勃興盛。畢竟投入再生能源產業,口袋必須夠深,而台灣的內需市場有限,使得多數業者在前期就得思索前進海外市場的可能性,一方面追求經濟規模也同時與國際技術接軌。今年以來就有不少企業與海外公司結盟,藉以爭取西歐、非洲、中南美洲及東南亞的再生能源電厰開發案。

穩定可靠的能源供給,不僅支持產業發展,更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因此建構自主且多元的電力來源以分散風險,向來是台灣能源政策難以忽略不談的重要議題。

亞洲超級電網

再生能源議題於福島核災之後,掀起另一波高鋒,也影響了德日兩國的能源政策發展。日本軟銀創辦人孫正義自此體認到安全潔淨的能源是產業發展的基本要素,雖然日本在再生能源的應用推廣上堪稱亞洲之首,但先天的地理限制讓日本不可能僅靠一己之力,就將再生能源取代核電作為基載電力。因此,孫正義提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亞洲超級電網(Asia Super Grid)。 

亞洲超級電網是以蒙古的再生能源電力為基礎,建設一個連結蒙古、日本、俄羅斯、中國和韓國的泛亞洲跨國電網,再透過特高壓直流電纜將電力輸送至亞洲的用電大國。由於日韓與台灣同樣面臨對外能源依存度極高的問題,而蒙古蘊藏豐沛的再生能源,自用有餘不說,還足以外銷,顯現各國在電力的供需結構上具有互補性,進而促成各國開啟對話的空間。據了解,蒙古與中韓之間已率先簽署了《戈壁荒漠超級電網》合作備忘錄,預計將中蒙的風電與太陽光電輸送至韓國。 

無獨有偶,東協各國早在2007年就簽署了《東協電網計畫》(ASEAN Power Grid)合作備忘錄,至今更已投入營運多年。據2012年官方統計,東協電網發電量達2549億度電,2015年仍有多項區域電網連接計畫開展中。此時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構想,在跨國電力合作方面,與東協電網的概念不謀而合。近期南方電網與東協正積極討論電網互聯相通、擴大電力交易、共同開發再生能源電力等議題,甚至有不少工程專案已付諸執行。外界普遍認為,「一帶一路」不僅是中國主動的經貿外交出擊,也是透過與周邊國家相結合,為中國經濟尋找出路的一劑藥方。

互聯風險與技術挑戰

能源合作無疑是國際合作中最牽動敏感神經且頗具風險的一項。然而,一個連接多國的超級電網究竟是一場神話,還是能源契機? 

從動機上看,分佈不均的天然資源,讓各國之間存在能源供需的互補性,藉由超級電網可提高能源利用的經濟效益。同時,超級電網為再生能源的供給方找到買家,擴大了支持產業發展的市場需求。再者,這似乎也是各國政府輸出「技術」、「人才」、「天然資源」用以振興經濟的一個方向。但從過去的歷史與政治發展,亞洲各國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糾葛與利益分配問題,的確是造成跨國能源合作的最大阻礙。借鏡歐盟電網與東協電網的經驗,如何降低大國的外交威脅,屏除軍事侵害意圖,以建立互信機制,令他國有意願加入,是開啟超級電網計畫的第一步。此外,客觀層面還有電力標準的統一問題;配套法規的建置,藉由具體的法令約束,規範各方行為並在依法有據的前提下促進國際融資。而資訊外洩則是另一個隱憂,龐大的區域電網無疑將藉由網路與電網自動化技術進行管理調度,使得駭客癱瘓電網系統進行國際恐怖攻擊的情節,將不再只存在於小說之中。 

從技術挑戰來看,先不論風機設計、太陽能模組的轉換效率、其他再生能源的相對成本等發電端的技術選擇問題,怎麼讓發電後的潔淨電力順利接上用電端,才能真正說服市場,這門生意可以做。而再生能源併網首要面對的是間歇性電源對電網的擾動問題,其次尚有能源儲存、龐大的電網資訊處理、遠距離輸電以及如何管理日趨複雜的電網系統問題。無論亞洲超級電網會不會實現,多久會實現,但至少可以確信再生能源的興起對傳統電力價值鏈已經產生劇烈而不可逆的影響。 

在歐洲,DolWin cluster是德國能源轉型計畫(Energiewende)的代表性專案。在DolWin1計畫中,透過ABB的HVDC Light®技術將離岸風場的電力傳輸至海上變電站DolWin Alpha,再輸送至德國陸地,海底電纜總長75公里,地下電纜達90公里,系統總輸出功率為800MW。現正開展中的DolWin2計畫,系統總輸出功率達916MW,打破DolWin1的世界紀錄,預計可供應德國一百萬家戶用電。而北海連線計畫將以堪稱全球最長的730公里海底電纜連接英國風電與挪威水力電厰,透過適用於遠程、大容量、點對點輸電的ABB高壓直流輸電技術串連兩大電網,平衡兩國間的電力供需。 

引用彭博新能源財經創辦人Michael Liebreich日前接受ABB專訪分享的觀點:「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動力不能只靠環保理想主義,也不能只仰賴補貼存活,而是真正地建立供需系統,才能蓬勃興盛。」

是福爾摩沙,不是孤島

台灣,是一座美麗的島嶼,是我們的家。我們只有讓她更美而不被孤立的使命,絕無以小國之姿而自艾的提早繳械。 

製造代工的經濟模式讓台灣人走過篳路藍縷,體驗「台灣錢淹腳目」的輝煌年代,也培育出在安穩盛世中茁壯的六、七年級生。然而今年以來的經濟數字,讓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迫切地想知道該怎麼解,該去哪兒。加上亞洲各國頻頻出招,多項經貿合作協議在鄰國之間流轉,於台灣,這是一個「起而行」的時刻! 

再生能源產業在台灣倡導了至少十年,在國際間也推行了二十年有餘,卻始終難大幅普及。以風力發電為例,國際能源總署(IEA)統計,從1990年到2014年的全球風電供給量以25%的年均速度成長,遠高於石化能源與水力發電。但從全球總發電量來看,風電、太陽光電及其他新能源總計不過3.7%,即使在OECD國家也只佔了6.3%。所以,面對種種技術與商業挑戰,再生能源會不會只是一場人類大夢?而率先實施跨國區域電網的歐盟與東協,最後是否因政治詭譎情勢與利益衝突而破局,甚至惹禍上身?這些,還真是說不準。 

可鑑古知今,人類文明的演進就是從解決一個一個的問題與挑戰開始。與其置身事外,還不如走進賽局,至少還有抓住「春燕」的機會,還有拒絕成為能源孤島的發言權。放眼國際,全球各地投入再生能源研究的資金與人力不減反增,好比2013年被Google買下的新創事業Makani Power,就發展出在超大型風箏上裝設超小型風機的電力風箏(Energy Kite);還有利用氣流穿過柱狀物體,於背風面產生渦旋氣流來擺動風機的Vortex柱形風力發電機等。能不能神話變佳話,比實力,也比速度。

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動力不能只靠環保理想主義,也不能只仰賴補貼存活,而是真正地建立供需系統,才能蓬勃興盛。

  • 聯絡我們

    提交線上洽詢單,我們將盡速與您聯絡

    聯絡我們

ABB 新聞中心